【行業動態】NPL周報-20190426

日期:2019-04-26來源:瀏覽:509次

1資管新規落地周年:金融機構風險顯著收斂

“風物長宜放眼量”。資管新規落地即將滿一周年。在這一年中,金融機構著力開展整改和業務轉型,相關風險顯著收斂,不規范的影子銀行業務得到初步遏制。監管部門陸續出臺相關配套細則。展望未來,備受關注的資管市場將進入新階段。

業內人士表示,要保持戰略定力,把握政策執行的節奏和力度,推動資管業務有序平穩轉型。建議適時適當調整宏觀審慎評估體系(MPA)考核規則,減輕商業銀行資本補充壓力,標準化債權類資產認定辦法、理財子公司凈資本管理辦法等細則亟待出臺。

>>>尚存空白,多項配套細則待出臺

作為資管行業的總綱,資管新規推行近一年來成效顯著,包括通道業務和非標已出現快速回表,部分行業打破剛兌。但是,資管新規在統一監管標準、規范資管業務的同時,也在一些細分領域留下空白,需進一步完善監管規定,出臺相關配套細則。

在新時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潘向東看來,目前新產品發行進度明顯低于市場預期,需要明確凈值化新產品發行指南。建議統一公募產品資管門檻,尤其需進一步明確信托公募產品門檻是否與公募理財相同。

從銀行業看,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認為,在銀行探索資管轉型過程中,一些新的監管規則有待落地,尤其是涉及銀行理財子公司的監管規則。比如,流動性監管、凈資本監管規則,這些將關乎理財子公司的杠桿、資金投向結構等。銀行業理財登記托管中心與中國銀行業協會聯合發布的《中國銀行業理財市場報告(2018年)》顯示,截至2018年末,非保本理財產品4.8萬只,存續余額22.04萬億元。中國基金業協會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證券公司及其子公司、期貨公司及其子公司、私募基金管理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總規模約50.5萬億元,同比減少5.78%。

也有專家認為,從資管新規本身的范疇看,最主要的是標與非標的定義和信托相關配套細則。當前標準化債權類資產認定辦法正在征求意見中,專家預計今年內有可能出臺。從更廣義范疇看,興業研究分析師陳昊表示,關于政府出資產業基金、創業投資基金等規則需出臺。“這幾個廣義規則也很重要,政府出資產業投資基金和創業投資基金主要通過股權投資方式,投資于產業政策所支持的企業和創業創新的企業?!?/span>

陳昊強調,通過規范化做強政府出資產業投資基金、創業投資基金以增加對這類企業的股權投資可起到一舉兩得的作用。一方面,可服務于國家產業政策和扶持中小企業的政策,支持符合國家產業政策企業、創業企業和創業型中小企業的成長;另一方面,通過對符合國家產業政策企業、創業企業和創業型中小企業開展股權投資,也可在降低這部分企業杠桿率上起到較為有效的作用。

>>>挑戰猶存 ,“非預期”影響仍需關注

在資管新規實施過程中,有不少金融機構反映了一些困難和問題。綜合來看,當前市場面臨的挑戰主要體現在清理非標融資帶來信用收縮、新產品發行有困難、非標回表面臨約束等方面。

多家上市銀行在年報中表示,資管新規對銀行經營帶來一定挑戰。工行年報稱,資管新規落地實施,對銀行推進經營轉型提出緊迫要求。交行年報表示,資產管理行業正面臨新舊體系的轉換,保本理財規模下降、理財產品向凈值化短期限轉型等因素都將對商業銀行的資管業務經營和利潤增速帶來一定壓力。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明明認為,資管新規的實施給實體經濟帶來了“非預期”影響。

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穩定局副局長陶玲說:“資管新規從來就沒有一棍子打死影子銀行,從來沒有說不讓投資非標。事實上,資管新規允許公募資管產品投資非標資產,但投資非標應當符合現行監管要求?!?/span>

中國人民銀行武漢分行行長王玉玲強調,金融管理部門根據經濟金融形勢和市場變化,實事求是做出適當政策安排,穩定市場預期,引導金融機構依法合規開展業務,為實體經濟提供必要的融資補充。

>>>確保轉型,把握監管節奏和力度

事實上,要推進資管新規全面落地,真正統一監管標準,防控金融風險,引導資管業務回歸本源,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發展,還需進一步解決一些問題。

從政策層面看,潘向東表示,資管新規及配套細則的發布顯示監管態度的轉變,有助于穩定市場預期,消除資本市場不確定性,恢復市場信心,修復市場行情,有助于緩解非標投資融資進一步下滑,穩定社融增速。

在資管新規的推進過程中,仍需多方面綜合施策。明明表示,要增強市場預期引導,增加監管政策制定的透明度和參與度。

在經濟仍有下行壓力的情況下,要平衡好防風險與穩增長的關系。此前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穩定局局長王景武表示,要保持戰略定力,不忘防控金融風險初衷,堅持資管新規總體框架、方向及基本原則不動搖。把握政策執行節奏和力度,推動資管業務有序平穩轉型。(來源:中國證券報)


2.機構掘金萬億不良資產市場,從“三打”轉向價值重塑 

將一些被外界視為“燙手山芋”的“錯配資源”盤活,不良資產收購處置是屬于能耐人的好買賣。盡管業內有觀點認為,不良資產市場2018年、2019年相對清淡,但并不妨礙這個逆周期的行業逐步成熟,并從“小眾”走向大眾。

4月18日、19日在上海召開的第五屆“中國國際資產投資與破產重整峰會”上,人頭攢動。不僅嘉賓分享時座無虛席,散場后也常見與會者聚在一起交流資源。多數主題演講的內容,已經不再談論“三打”(打包、打折、打官司)的處置方式,而是圍繞價值發現、價值提升和價值實現等關鍵環節,將并購重組作為不良資產業務的核心來討論。

若以1999年4月東方資產成立算起,國內不良資產行業剛好走過20年。根據銀保監會發布的數據,目前僅我國商業銀行不良資產規模已達2萬億元,且規模還在隨著經濟的調整不斷增加。此外,有數據顯示,去年底工業企業應收賬款潛在不良資產規模約為5980億元。A股不斷出現的商譽減值、業績“爆雷”也表明,連部分上市公司也面臨著經營的較大困境,

在這場會議上,來自國厚資產、遠洋資本、湖岸投資、畢馬威、君合律師事務所的相關負責人都闡述了他們眼中的不良資產投資和管理狀況,其中部分公司已經逐漸從幕后走向臺前。僅以國厚資產為例,近期先后托管了中弘股份(中弘退)、中天能源等A股上市公司,極大地吸引了外界的注意。而記者亦在會議中發現,不少銀行、證券、地產行業的精英,開始進入不良資產處置領域。

>>>房地產不良資產規模增幅顯著

“我們盡調的時候打開一個項目,發現這個項目可能有銀行的貸款,有股加債,有信托,有資產管理計劃,有股東糾紛,有小業主、租戶糾紛……各種各樣的都有。我們最近幫客戶做了一個重組,我列了一下大概有70多個文件,非常復雜。但是如果做成功的話,回報率是很高的”,曾操刀多筆交易的君合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繆晴輝說。

“春江水暖鴨先知”,一直在一線走的律師和會計事務所,總是會非常及時感覺到市場的動態??娗巛x表示,至2018年底,我國不良信托貸款4320億元,不良委托貸款3090億元,不良非標資產項目1040億元,她懷疑其中大部分投入了房地產項目。2018年前10個月,已經有10家中小房地產企業宣告破產。她認為房地產企業高杠桿高負債運作是常態,影子銀行90%以上資金投入房地產企業。在資管新貴和去杠桿的背景下,2018年房企進入冬季,部分房企資金鏈已經斷裂。項目多位于一二線城市房地產,金額較大,這正是困境不良房地產項目的投資機遇、挑戰。

“目前差不多正是好機會”,剛剛從中交集團辭職,曾操刀中交集團收購綠城中國,擔任過綠城中國執行董事的孫國強也有類似的觀點。他認為,資產管理公司可以賺到“三份錢”:不良資產行業中的自身修復、行業內生成長、資產管理和并購重組。

孫國強的觀點分四層。他認為,2018年底,深圳、北京、上海都組建了破產法庭,大大加強了破產重整的力度,不良資產行業從法制、營商環境將得到較大改善。二是房地產行業進入了成熟期,新的優質土地源越來越少,處置可以讓歷史凝結的土地紅利有了可以釋放的退出渠道。三是民投、海航等有一些市場化的公司做得很好,但出現流動性的危機帶來機會,公司是有價值的,那么有些資產還不錯。第四是目前政府對產業、就業和社會穩定的關注,經濟下行,使得政府鼓勵多兼并重組少破產清算,與負責盤整的AMC有可能成為利益共同體。

據悉,目前原有的“四大國有資管”占據主導的市場如今已逐漸分解成“4+2+N+銀行系”的多元格局。其中,“2”代表現在銀監會政策所規定的每省最多可設立兩家地方AMC;“N”指各地的資產管理公司及省政府批準的地方AMC;銀行系則是指正式獲得銀監會批準籌建的銀行系債轉股專營機構。

>>>介入上市公司托管

所有人都知道,經濟下行周期正是收購不良資產的好時候,以期在上行周期利用估值修復實現較高的處置收益。如今,綜合運用債務重組、資產重組、資產置換、債轉股、資產證券化、收益權轉讓、追加投資等多種手段,業內企業玩得越來越轉。

近年在業界迅速崛起的國厚資產也參與了這次峰會。成立于2014年的國厚資產是國內首批具有金融不良資產批量收購處置業務資質的地方資產管理公司之一,此前曾因介入中弘股份重組廣受關注。今年3月,中天能源公告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與銅陵國厚天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簽署《表決權委托協議》,公司實控人將從鄧天洲、黃博變更為國厚天源實控人李厚文。

談到危困企業的重整時,國厚資產執行總裁王東說,今年國厚從組織架構做了調整,成立了債務重組部,資產重組部,托管重組部,直接投資部和管理部,其中托管重組部對應四個子公司,目前已經在市場逐步亮相。宿州國厚對應就是中弘股份,合肥國厚做的是爛尾樓的重整。銅陵國厚對應的就是中天能源控制權;深圳國厚馳援萬盈金融,是首單地方AMC介入P2P業務。

王東沒有在會上透露目前托管上市公司的具體情況。他表示,目前國厚的選擇標準是“一大一小”,這兩塊的價值比較好測算:“大是上市公司,我們覺得上市公司具有價值,首先從我們整個資本市場發展來看,這個上市公司它相對規范和透明,無論是重組還是什么,我們按照證監法的框架體系下做這個事,有利于向中小股東各個方面做出很公開的推進,能夠說清楚各自的利益訴求,第二個是上市公司具有隨著整個資本市場的回暖和業務的恢復,這個企業的整體價值會上升?!恍 饕褪欠康禺a,爛尾樓盤的重整?!?/span>

有意思的是,王東在會上提到,“危困企業借的錢不是一天借,化解也不是一天可以化解的”。他表示,部分公司“看似是一個債務危機,出現部分金融機構起訴,以及大面積的查封,股權和資產被凍結”。但如果出現債務危機之前的一年,其實這個企業基本經營已經暫停,經營危機出現,往往實際控制人就會抽出經營性現金流,開始出現拖欠工資,人員離職等管理問題。地方AMC企業的介入,絕對不是掠奪危困企業的資產,重點不是能不能通過合作的方式讓它當前的困局得到緩解,而是通過注入有限的流動性,通過經濟的發展最終解決這個困境,實現共同的收益。

湖岸投資創始合伙人張曉琳也提到了“紓困基金”的情況。她表示,目前市場的“紓困基金有兩種”,第一種是套利,并不能發展核心競爭力;第二種是真正的紓困,在危機時刻,政府、債務人,企業自己,大家一起來必須同心同力應對,政府支持,債權人會延期減債。她稱湖岸“2018年底拿了一些標的物,盈利應該還不錯”。

>>>外資摩拳擦掌

張曉琳還談到,目前市場上存在太多的不確定性,由于流動性問題亟需解決,民營資產公司繼續缺錢,外資、國企出手“拿包”(指資產包),“大概在2015、2016年特別多,一直在咨詢,仿佛回到了2004年、2005年、2006年、2007年,都是外資在做,我們可以看到很多新的外資跑到中國看這些投資?!?/span>

總部在美國紐約的綜合性的投資基金博龍資本就是其中之一。這家管理390億美元,主業就是做不良資產的公司說,“我們對中國市場非常有興趣,目前還在學習了解的過程中?!辈堎Y本亞太區董事總經理、中國區總裁花醒鴻說,中國的經濟體量也非常大,而且“監管機構應該是有很大的決心清理不良資產,既是給銀行也是給實業發出一個信號”。

“外資相當于空中部隊,我們國內相當于地面部隊”,甲乙丙資產管理公司董事長邱代倫說,真正做不良資產不是像做過橋貸款一樣,一年兩年三年,他認為不良資產是跨周期的長期投資,而這正是外資資本時間長的優勢?!罢嬲@個行業里面,包括我自己更多賺的是小費,都是賺辛苦錢,大錢是產業資本,外資做的,所以一定要有做實業的心態,內資是沒有這個想法的?!?/span>

但如何把“不良”變“優良”,中資企業還是有更大的優勢。邱代倫說,“一定要解決人的問題,人的問題不但是自己的團隊問題,還有利益相關方問題,利益相關方這個問題就很大了,包括農民,包括政府等等的,人的問題是本地團隊的優勢?!边^去甲乙丙的經驗是,選擇公司要最好避免家族企業,或者是債權股權特別復雜的企業,還可以“先托管再重組”。

最近東方資產發布調查報告,稱目前不良資產買方市場格局逐漸形成,對不良資產處置模式進行創新的要求顯著提升。當前形勢下,不良資產業務更趨復雜,專業分工不斷細化,不良資產的處置能力將成為業內企業高質量發展的關鍵。目前內外因素影響下,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預計不良資產總量仍會慣性上升,其處置難度也會加強。(文章來源:證券時報)

 

3.花式掩蓋不良資產,工行、民生等7家銀行領處罰 

隨著2018年年報陸續披露,各家上市銀行的資產質量情況浮出水面。在35家上市銀行(含A股、H股)中,有19家銀行截至2018年末的不良貸款率同比有所抬升,其中有18家出現不良貸款率和不良貸款余額雙升的情況。僅有農業銀行、浦發銀行、招商銀行3家實現“雙降”。值得一提的是,監管部門支持銀行機構加大不良資產暴露的同時,也并未停止對掩蓋不良資產等行為的整治。4月以來,多家銀行因掩蓋不良資產被處罰。

>>>19家不良率攀升

從披露的上市銀行2018年年報來看,不少上市銀行的不良貸款率同比上升。

35家上市銀行(含A股、H股)中,有19家銀行截至2018年末的不良貸款率同比抬升,其中有18家出現不良貸款率和不良貸款余額雙升的情況。僅有農業銀行、浦發銀行、招商銀行3家實現“雙降”。截至2018年末,上述35家上市銀行的不良貸款余額共計1.33萬億元,平均不良貸款率為1.58%。

19家不良率同比上升的銀行中,有1家國有大行,郵儲銀行;5家股份行,分別是華夏銀行、中信銀行、民生銀行、平安銀行、浙商銀行;11家城商行,分別是天津銀行、甘肅銀行、鄭州銀行、中原銀行、江西銀行、九江銀行、哈爾濱銀行、盛京銀行、重慶銀行、長沙銀行以及貴陽銀行;以及2家農商行,九臺農商銀行和重慶農商銀行。

而不良貸款率最高的前三名依次是鄭州銀行、中原銀行、甘肅銀行,同時這3家銀行的不良貸款率也是同比增幅最大的,分別增加了0.97個百分點、0.61個百分點、0.55個百分點。鄭州銀行表示,不良貸款率的大幅上升,一是受區域環境制約、信用體系不健全等因素影響,二是根據監管要求將逾期90天以上貸款全部納入不良貸款。中原銀行也在年報中表示,將逾期90天以上貸款全部計入不良貸款導致不良貸款率上升。

除了因將逾期90天以上貸款納入“不良”外,經濟下行影響企業外部經營環境,使企業還款能力減弱也是不良貸款率上漲的另一大原因。

年報數據顯示,九江銀行、江西銀行的不良貸款余額、不良貸款率在2018年均出現“雙升”。九江銀行在年報中表示,受外部經營環境變化、經濟增長放緩及中小企業經營困難等因素影響,該行不良貸款面臨上升壓力。此外,記者注意到,鄭州銀行和中原銀行均為總部位于河南省鄭州市的銀行,而九江銀行和江西銀行均為江西省內的銀行。

對于不良率高企是否跟所處地區有直接關系,一位業內分析人士向《國際金融報》記者指出,外部環境肯定會受地域的影響,這也是近年來一直積累的一個問題。另外,跟各家銀行的自身風控等也有很大關系。

>>>掩蓋不良被重罰

一方面,監管層鼓勵銀行通過合理方式加大處置不良資產、支持銀行加大不良資產暴露;另一方面,監管也并未停止對掩蓋不良資產等行為的整治。

4月以來,針對銀行掩蓋真實資產質量或掩蓋不良資產等問題,監管部門頻發罰單。據《國際金融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4月18日,銀保監會網站4月份共披露14則相關行政處罰決定,共對7家銀行、5位相關責任人合計處以罰款532萬元。

7家銀行中,包含股份行、農商行、村鎮銀行、國有大行等,農商行成為“重災區”。4月15日,河南義馬農商行因違規核銷不良貸款被河南銀保監局三門峽分局罰款25萬元;4月12日,盛京銀行天津分行因掩蓋不良資產被處以罰款50萬元,該行1名相關責任人被罰款5萬元;同樣在4月12日,天津農商行因掩蓋真實資產質量等違規行為,被天津銀保監局處以罰款80萬元;4月4日,黑龍江五常農商行因置換不良貸款到表外科目等行為,被黑龍江銀保監局罰款50萬元。

股份行方面,4月16日,中國民生銀行被大連銀保監局開出兩張罰單,分別處以罰款100萬元,兩張罰單中包含了同一項違規案由,即“以貸收貸,掩蓋資產真實質量”,該行1名相關責任人被給予警告處分。

國有大行也在列。4月8日,貴州銀保監局一連披露4則行政處罰信息,均涉及掩蓋資產質量真實性、違法違規發放貸款掩蓋不良等行為,其中工商銀行貴陽分行因“審查審批不合規、掩蓋資產質量真實性”被處以罰款50萬元。

此外,息烽包商黔隆村鎮銀行的三名責任人因對該行“違法違規發放貸款掩蓋不良行為”分別應負“管理失職責任”、“管理不力責任”、“最終領導責任”而被分別處以罰款7萬元、5萬元、10萬元。其中,一名責任人被取消兩年高級管理人員任職資格,還有一名責任人被取消三年董事、高級管理人員任職資格。

上述業內分析人士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一般商業銀行掩蓋不良的方式有所謂的債權重組,也有借新還舊、不良出表等。其中,借新還舊、不良出表是違規方式,不良重組里也有可能運用違規手段,還有違反五級分類規定等方式來掩蓋不良資產等手段。

“對于銀行業金融機構轉讓信貸資產,應當遵守潔凈轉讓原則,即實現資產的真實轉讓、風險的真實轉移?!痹撊耸窟M一步表示。

>>>2019年有望好轉

根據銀保監會披露的數據,截至2018年第四季度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余額2.03萬億元,較上季末減少68億元;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1.83%,較上季末下降0.04個百分點。

華泰證券分析師沈娟在研報中指出,2018 年以來不良貸款比率處于改善區間,撥備覆蓋率持續提升,風險抵御能力充足。在監管鼓勵加強確認的影響下,2018年第四季度不良貸款生成率有所抬升,但總體處于可控區間。并且上市銀行逾期 90 天以上貸款已基本納入不良貸款,資產質量隱性包袱大為減輕,信貸成本壓力緩和。

今年2月下旬,國新辦舉行堅決打好防范金融風險攻堅戰新聞發布會,銀保監會副主席王兆星提到,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既要打好攻堅戰,同時也要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王兆星強調,下一階段要繼續加大力度處置銀行機構的不良資產,同時要控制新的不良貸款增長?!霸诮洕滦羞^程當中,不良貸款增長的壓力較大,既要化解存量不良貸款,還要有效化解增量不良貸款?!蓖跽仔欠Q。

對于2019年不良貸款將呈現的情況,西南證券金融組首席分析師劉嘉瑋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近年來,不良貸款率持續走低,雖然過程中有所反復但大趨勢沒有變化。2018年在信用風險大面積暴露,以及界定不良標準趨于嚴格的背景下,部分銀行的不良率有所抬升。

在劉嘉瑋看來,2019年信用風險比2018年明顯下降,經濟內外部風險也得到一定程度的釋放,除非不可預期因素出現,2019年銀行業不良貸款率應比2018年略有下降。(來源:中國經濟網)

 

4.中國長城資產成功發行150億元金融債 

2019年4月23日,中國長城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長城資產”)在全國銀行間債券市場成功發行第二期150億元金融債券,其中3年期品種80億元,簿記票面利率3.88%;10年期品種70億元,簿記票面利率4.84%。本期債券由主承銷商組織承銷團在銀行間債券市場通過簿記建檔、集中配售方式發行。

中金公司為本期債券的牽頭主承銷商、簿記管理人,長城國瑞證券、中國工商銀行、中國農業銀行、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交通銀行為聯席主承銷商,另有中國人壽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太平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廣發銀行、北京農村商業銀行及匯豐銀行等10家承銷團成員參與發行。

經聯合資信評估有限公司綜合評定,發行人中國長城資產主體信用等級為AAA,本期債券的信用等級為AAA。

 

 


亚洲成在人线视频无码_伊伊人成亚洲综合人网_亚洲成在人线视频无码